「富国天博」成泰燊:我是才疏学浅的“业余演员”

天博|体育APP · 07-05 09:00:21

  《巡回检察组》的“江湖你东哥” 还能演柳青和张作霖

  成泰燊:我是才疏学浅的“业余演员”

  热播剧《巡回检察组》中扮演米振东的成泰燊经常被观众喊“东哥”,成泰燊却“心有余悸”:“可千万别叫我‘东哥’,喊‘柳青’多好。”

  成泰燊主演的人物传记片《柳青》5月21日公映。这部电影回顾了作家柳青的一生,讲述了他当年如何向着未来苦苦求索和创造,如何秉行着“要想写作,就先生活;要想塑造英雄人物,就先塑造自己”的人生准则,在生活深处达到了时代精神的制高点。

  从小就有作家梦想的成泰燊把自己融入到柳青的心光中,让观众在银幕之上,在皇甫村简陋的木屋书桌前,在风吹麦浪的盛景里,感悟柳青先生的伟大人格。

  除了电影《柳青》之外,成泰燊在7月1日开始上映的《革命者》中,扮演张作霖;在日前开播的电视剧《大浪淘沙》中出演陈独秀。每塑造一个人物,他都有自己的主张与见地。日前,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成泰燊讲述了拍摄这些作品的幕后故事。

  演反派

  有责任向大家讲明反派抉择的因果

  成泰燊演艺事业的起点颇高,2001年,30岁的他凭借电影《海鲜》获得了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因此受到贾樟柯、王小帅等导演的青睐,接拍了很多文艺片。这个奖项让成泰燊的演艺之路成为顺途,却让他在多年后有些“反悔”,“我居然演了一个强奸犯啊。2005年前,我是一个愤青,演了一些灰色的、对世界感到绝望的角色,现在想来很可怕。”

  成泰燊如今挑选角色的基本要求是:没有良知和道德底线的角色不会演,绝对的黑暗人物不演,“我首先要想到我的子孙们能看我演的角色,他们不会脸红,否则,我就是一个罪人。我更不能演了坏人,又污染了自己,为了赚钱而给自己心灵抹污。”

  不过,成泰燊今年播出的角色有两个例外,一位是米振东,一位是张作霖。成泰燊坦陈他对于演米振东有过顾虑,“我看《巡回检察组》的剧本时,确实被米振东所吸引,人物小传称他为江湖侠客,如果在古代,他就是劫富济贫的侠客。他仁孝,有良知,能为养父母复仇。但是很遗憾,在现代社会中,他就是一个法盲,他不该以江湖的方式做事。”

  演完《巡回检察组》,成泰燊特意做了好几期访谈节目,目的就是要跟观众说说米振东的“坏话”,“很多女孩喜欢米振东,说他有情有义,要找这样的人做‘老公’,我说不行,他是犯法之人,是不对的。还有人在网上跟我说:‘江湖我东哥,我要向你学习,报仇!’我说你可千万别这样做,你伤害别人的时候,也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所以,我珍惜每一个采访机会,我有责任向大家讲明我扮演的人物,尤其是反派人物抉择人生的因果。演员演得越成功,越容易影响别人,演员得名得利,也要背负因果,不能误导观众。”

  在《革命者》中扮演张作霖也让成泰燊有点“抵触”,“我刚在《大浪淘沙》里演完陈独秀先生,南陈北李亲如手足,张作霖是杀害我兄弟的凶手啊。”但是,成泰燊再三思量后还是接了这部戏,主要原因是因为李雪健老师,“我崇拜李雪健老师,也一直想跟他一样,通过角色与观众交往。”

  而且在成泰燊看来,张作霖也有自己的优点,比如他讲义气,对东北寸土不让,因此被日本人杀害,“所以,我在《革命者》中还是希望表现出这位枭雄,只是因为刚演完陈独秀,还没完全出戏,所以演时有一刹那的晃神。”

  《巡回检察组》中,成泰燊与于和伟有很多对手戏,而于和伟在《觉醒年代》中出演陈独秀,成泰燊在《大浪淘沙》中出演陈独秀,二人是否对此有过交流?成泰燊透露,合作《巡回检察组》时,他知道于和伟拍了《觉醒年代》,但不知道他演的是陈独秀,两人因此没为陈独秀切磋过。“我演《巡回检察组》就是奔着于老师去的,演员在拍对手戏时就像华山论剑,有时候,米振东和冯森不是在面对面地飙戏,而是在背后较劲,无形的气场已经碰上了,像是没有兵器的内力比拼。”

  在《大浪淘沙》找成泰燊演陈独秀时,成泰燊说不敢演,因为他知道除了于和伟以外,还有好几位非常优秀的演员都在不同作品中出演陈独秀,“我特别纠结,后来他们告诉我,在这个剧中,我要演到陈独秀生命结束,是演绎仲甫先生完整的人生过程,我的兴趣就来了。”

  文学梦

  完全融化在柳青先生的精神世界里

  成泰燊是一个文学青年,从小对生死就敏感,采访时,他回忆起儿时的一幕:“我10岁左右的一天傍晚,看到天空云层低沉,突然开了个裂缝,瞬间我恐惧起来,觉得天要塌了,自己要死了,跑回家里钻到桌子底下。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就有了觉醒,想要解开恐惧,对天地、生死这些非常敏感。”

  成泰燊解决人生困惑的办法就是走入文学,“我一直认为文学可以解答百态人生,可以走进生命。在作家笔下,可以把人生的喜怒哀乐用艺术形式表达出来,所以,我对作家无限崇敬。也正因此,当自己的写作不能达到那个水平时,就感到极致的失望和绝望,觉得活着没意思。有一次我甚至想从架子上跳下去,但看到满天星斗,觉得星空太美了,而自己这么年轻还有机会,就给自己订了计划,希望通过大量阅读,靠姊妹艺术来靠近文学,甚至想着以后结婚要培养孩子,让他成为作家。”

  电影《柳青》让成泰燊再次温习了文学的梦想。柳青是当代著名小说家,代表作品是《创业史》第一部。成泰燊坦陈,此前读过柳青的唯一作品就是高中语文课本中的那篇《梁生宝买稻种》,“田波导演找我演柳青时,我很忐忑。作为文学青年,我深知文学大师的心灵世界是无限宽广的,而我们普通人的内心世界相对而言有局限性。”

  出演柳青的人物传记,成泰燊很欣喜,却没有直接答应,“田波导演给我看剧本的第21稿时,我觉得不错,可以了。”但如何触碰到柳青的精神内核,依然让成泰燊压力很大。之后,成泰燊看了柳青女儿刘可风写的传记《柳青传》,“柳青先生生命的最后9年是女儿陪伴的,里面的资料非常珍贵,这本书有温度,有细节生活,帮助我走进柳青先生,看他最后9年的心路历程,我能感到柳青思想的成熟和超越。”

  此外,成泰燊还读了柳青先生的作品《咬透铁锹》《铜墙铁壁》等,“我看他的美学笔记,看他晚年给青年作家的建议,看他的人生感悟。我感觉到了柳青先生心之所向,这使得我能够一点一滴打碎自己,完全融化在柳青先生的精神世界里。”

  成泰燊表示,伟大作家的心灵世界是演员无法用技巧走进的,想用技巧去表现他的内心世界和心灵感受,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我只有把自己消灭掉,匍匐在大师的心灵世界里,让他的所有信息在剧本下重新组合,把我这个身心让位给柳青先生,让他再现于当下。”

  饰演柳青后,成泰燊说自己的“作家梦”心结也化解了,释然了。

  聊影片

  为了宣传《柳青》自掏腰包买票订酒店

  虽然《柳青》拍摄于3年前,但柳青先生给成泰燊的烙印却是永恒的,现在提起来,他依然很激动:“我得到了一次彻底的洗礼。柳青先生的那首诗——‘襟怀纳百川,志越万仞山,目极千年事,心地一平原。’真的伟大,鼓励我们在任何风雨面前都不要放弃,每个人的‘创业史’还在继续。”

  遗憾的是,这部让很多观众感动落泪的电影,并没有出现“奇迹”,目前票房仅300多万元,影片拍摄过程也经历了很多波折,甚至曾因为资金问题停机,幸好及时遇到新的投资人出手救援。

  《柳青》的上映版本把成泰燊看哭了,“我对早期的剪辑版本并不满意,但是最终的上映版本,我是泣不成声地看完的。我没想到这部电影这么有力量,比我以前看的所有版本的力量都大,我被深深折服了。这个版本去掉了很多创作者的主观喜好,回归到客观纯净的角度,塑造了柳青先生豁达一生的历程。历史是熔炉,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瞬,在历史熔炉中能否坚守不忘初心,坚持追求真理的本色?柳青先生做到了。看完这部电影,我觉得中国传统士大夫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风骨,那种使命和担当是从来没有改变的。”

  成泰燊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这部电影,为此,他也自愿加入到宣传人员中,“我有这样的义务向偶像致敬。这部作品关乎精神,它有强烈的人文关怀,刻画了一个人在人生中的关键时刻,如何选择人生道路,变成具有高尚人格的贤达之士,这个时代最需要这种人。”

  由于缺少宣发费用,《柳青》的路演,都是成泰燊自掏腰包。他一个人出发,自己解决住宿交通费用,自己化妆,“都是为了向柳青先生致敬”。

  心里的话

  听经纪人说

  你是不是需要整容时“要疯了”

  2005年是成泰燊人生的巨大转折点,那时候,他感到迷茫和苦闷。为此,他大量阅读中国传统文化古籍,“真的是醍醐灌顶,然后我就‘闭关’100天没出门,读了儒释道的经典之作。”

  2005年之后,关注自身觉醒的成泰燊,戏路也发生了改变,呈现的大多是人格成熟的历史人物,他在《天地民心》里演了世称“三代帝师(道光、咸丰、同治)”的祁寯藻;在《于成龙》里演了一代廉吏于成龙;《中国天眼》里演了“天眼之父”南仁东;在《柳青》里演了柳青。“能扮演这些人物是我的幸运,他们在历史长河中存留下来能量和光明,仿佛进入到我的身体,给我加持,打开了内在精神层面的很多死角。”

  成泰燊对每个角色都倾注全力,所以,饰演柳青,他对柳青、对文学有了更深的感悟;饰演陈独秀,他对党史如数家珍,笑说自己是“不是党员的党员”,“为了演陈独秀,我看的第一本书是《共产党宣言》,看的我浑身出汗,非常激动。”

  在这些角色的精神世界中徜徉,成泰燊觉得无比欢喜,而回到现实,成泰燊却觉得不适:“走出角色的时候,面对油盐酱醋,一地鸡毛,就觉得自己非常渺小、无趣。听经纪人说,你是不是需要整容时,觉得自己要疯了?在圣贤的世界里生活,无法面对现实,很纠结。”

  拒绝应酬

  做流量时代的“业余演员”

  演绎的圣贤人士越多,成泰燊就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不是谦虚,我现在就是‘业余演员’,才疏学浅。”

  在这个流量时代,成泰燊也希望自己是一名“业余演员”,“我曾经也纠结过,想有创作机会,扮演好的角色,可是没流量,但是,有流量又容易流俗。所以,在这个流量时代,我宁可做‘业余演员’,如果说我是演员,我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从2006年开始他拍完戏不再有任何应酬,“经纪人说什么,我也不听了,跟影迷也说别迷了,有时间,不如回家读读书。”

  成泰燊的一个影迷曾经不幸遭遇车祸四肢截肢,孩子还小,他压力特别大,想自杀,“我叫他云朗大哥,看到我的采访后,他重拾生活的信心,现在孩子也考上了大学,他现在经常给我发微信,这让我感觉到演员还是有一点作用的。”

  有了光

  就是那个角色已经有生命

  成泰燊塑造的人物中,眼神带着明亮的光,如同是人物精神世界的星芒闪烁。对此,成泰燊说,“光就是人物的心光,是源头活水,没有光,就不会是那个人物,就是演员在演角色;有了光,就是那个角色已经有生命了,他不是你了,是他带着演员走。”

  很多人问成泰燊如何提高演技,成泰燊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消失,让角色进入,“大家都说把这个角色演活了,其实,就是角色本身活了,你把自己消灭了,在开拍的那一刹那,你进入到角色的时空,角色带着你,视频和声频同步不可分切,否则你就会纠结、紧张、造作、炫技,演得虚假。”

  成泰燊心中经典的电影,都经过了时间的洗礼,他所崇拜的塔尔科夫斯基、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对影像表达已经到了诗歌的程度,“他们已经返璞归真,不再那么暴烈,歇斯底里,挖掘阴暗面,我认为表达愤怒的电影是阶段性的贡献,同样伟大,但是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来的往往是那些能沉淀下来的平静的作品。”

  文/本报记者 肖扬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