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天博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陈佩斯归来仍是喜剧大家

天博|体育APP · 03-06 09:03:00

  羊城晚报记者 黄翔宇

  近日,一档特别的喜剧综艺节目悄然出现,带来跟以往同类节目大不相同的感觉。这档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制作的国内首档喜剧传承类综艺节目《金牌喜剧班》,不仅将陈佩斯、郭德纲、英达三位不同领域的喜剧大师请来当评委,还把喜剧竞演和养成真人秀相结合,以“真正的喜剧精神需要传承”为口号,引入“师承”概念,探索喜剧精神内核。

  在以往如《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等比赛式的喜剧节目中,不同的喜剧类型同台竞技,最终决出名次。在这个过程中,选手们各自努力,评委起到评分、点评的作用。而《金牌喜剧班》的三位评委,肩负导师作用,用自己之所长真正指导选手们在喜剧领域获得提高。不同班级各有侧重:陈佩斯熟悉小品、话剧领域,郭德纲深耕相声行业,英达则主打喜剧影视。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显然是时隔20多年重返央视舞台的陈佩斯。

  导师

  陈佩斯干货多,郭德纲受欢迎

  陈佩斯作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曾多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贡献出《吃面条》《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诸多脍炙人口的小品。1984年第二届央视春晚,陈佩斯、朱时茂表演的《吃面条》一炮而红,从而促使小品正式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演形式在春晚舞台上延续下来,并广泛出现在各类晚会当中,因此业界称陈佩斯和朱时茂开创了中国小品的先河。

  1998年,在央视春晚出演小品《王爷与邮差》后,陈佩斯便告别了央视春晚。时隔二十余年,陈佩斯以《金牌喜剧班》导师的身份,再度回归央视舞台,令许多粉丝和观众十分期待。然而陈佩斯此次回归,不仅没有进行喜剧表演,而且一点儿都不“好笑”,坐在导师席C位的陈佩斯不苟言笑,点评犀利,被网友称为“最严格的导师”。

  陈佩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此次上节目的初心是要发掘喜剧新人。而他自从离开春晚舞台之后,一直从事话剧表演创作和研究,其创立的大道喜剧院亦同时致力于培养喜剧新人。在点评学员作品时,陈佩斯会将剧作和表演分开评判。与现今流行的快速笑料、包袱堆砌起的喜剧不同,陈佩斯尊崇靠错位、误会和反差出笑料的喜剧创作模式。“创造笑声是我们的一个出发点,但不是创作的手段。”他反复强调所谓“剧”就是冲突,是有人物、有故事的冲突,喜剧效果要从性格里生成,从事件里生成,要从人物性格出发去设计动作和行为,“因为之前的性格,才有后面的故事”。

  在他看来,剧作太过于注重结果和抖包袱,会导致演员在表演上的偏差,“老是用包袱来评价一个作品,我觉得这是本末倒置,这个方向特别不好。它使我们的演员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都非常急功近利,很多演员眼睛里不看人,也不感受对手,这个角色不感受那个角色,各演各的,这些缺陷就固定下来了”。

  与陈佩斯不同的是,郭德纲作为近些年来游走在各大节目中的相声演员,其综艺感很强,不仅点评时笑点包袱信口拈来,时不时还展现一手自己的才艺本事。不仅如此,郭德纲还充当了现场主持人的角色,在演员们表演完成之后,由他开启点评的话茬,或是与其他两位导师互动,为节目制造许多笑点和看点。在相声《恋爱男女》中,逗哏演员李圆圆是一名来自四川的女演员,自学相声多年,其舞台表现比捧哏演员、来自天津的职业相声演员许健要逊色一些,郭德纲便直接指出李圆圆的不足,甚至说让她“在北京玩一圈就回家吧”。就在李圆圆泪流满面、陈佩斯和英达两位导师给出“淘汰”的评判时,郭德纲出乎意料地给了一个“录取”结果,制造一个大反转,为节目效果拉满。在选手们的介绍中,很多人直白地说“为郭老师而来”,想要加入郭德纲的班级。在前几期节目中,郭德纲也成为最抢手的一名导师。

  选手

  乐于跨界尝试,节目五花八门

  《金牌喜剧班》录制时有50组选手,这些选手事先已经经过节目组筛选。节目第一赛段通过50组选手的一一舞台展演,确定选手去留及分班情况。三位导师桌面设置有录取、推荐、落榜三个选项按钮,根据学员的表演情况,导师决定其是否直接被录取或落榜淘汰,或者选择推荐给其他的导师。当获得两个以上的录取,选手将反选导师;而没有录取但获得两个以上的推荐时,选手将进入旁听班,可以选择去任意一位导师班级“蹭课”,后期根据节目安排,也有上舞台的机会。

  50组选手可谓来自天南地北,横跨多个行业,有些甚至之前和喜剧没什么关系。选手中,有专业戏曲演员,有地方剧种从业者,还有相声演员、话剧演员、影视演员等,甚至还有主持人。如金铭和汪东城的出现,让其他选手和观众都颇为意外。金铭自己在节目中说,她之前演琼瑶剧较多,“一直在哭,现在想要笑”,她想回归演员的本质、而不是单一演绎某一类角色。其他有些演员,如盛伟原本是相声演员,在舞台上却带来了小品演出,他直言想要探索新的表演形式。一些小有名气的演员或艺人出现在《金牌喜剧班》的舞台,让网友评价道“终于迎来一档不是看名气而是拼实力的节目了”。

  在表演内容上,选手们的节目涵盖戏曲、小品、音乐剧、木偶戏、魔术喜剧、谐剧、吉剧等多种喜剧门类。四川谐剧和吉林吉剧等地方喜剧剧种,通过节目的舞台展现,让更多观众了解,也被网友评论说“符合节目‘传承’的理念”。京剧丑行演员曹阳阳、谈元的节目《大郎战大郎》,不仅加入京剧《三岔口》选段,还加入超级玛丽音效等现代元素,获得三位导师和选手们的一致好评。据两位演员称,他们来参加节目,“想要通过平台,把传统文化、戏曲及丑角艺术,通过各种表演方法、不同表演方式展现给观众”,希望更多观众能够认识丑行演员,传统艺术得到创新和发展。

  赛制

  教学结合实践,毕业上演大戏

  根据节目赛制,选手们现场展演以及导师评判分班属于第一赛段,第二赛段和第三赛段分别是班内小考和班级大考,过程中学员们将经过各类课程训练,真正在班级里学习、提高。在两个月的学习之后,各班学员将有毕业大戏的表演,这也是节目的第四赛段。截至发稿时,节目播到第一赛段分班考核结束,之后学员能否在导师的引导下,在班级学习和排练中得到表演水平的提高,从而走向喜剧创作表演的更高层次,尚不得而知。

  节目中,陈佩斯也一直在向新人传递自己的喜剧精神。如上海新派相声演员张聿、霍星辰,在小品《疯狂直播》里运用到传统相声《学电台》段子的模式,用多元素、新鲜感来创新传统表演,虽然样态简单,却结合时代热点,富有讽刺意味,没有采取当前小品一般的喜头悲尾模式,戛然而止的结尾引得弹幕一致好评。这个节目使得陈佩斯主动抢人,并称“大可不必都是一种结尾”,表达了其个人观点。

  据节目组称,分班之后各班将贯彻师承概念,陈佩斯带领学员观摩喜剧话剧演出、郭德纲带领学员和徒弟在剧场拉练、英达带领学员去人艺试演话剧,通过喜剧公开课、剧场实地演出,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让学员们从生活中提炼素材,获取更加生动鲜活的喜剧创作来源。

  链接

  喜剧很难,对剧作和表演要求高

  陈佩斯曾坦言,逗人笑是件很难的事,是一个折磨自己取悦别人的过程。业界普遍认为,喜剧比悲剧难创作,行业门槛更高,对剧本创作、表演形式、呈现效果要求更严。如今喜剧的发展带来很多从业机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事喜剧相关工作,甚至一些偶像歌手、实力演员也主打“谐星”人设。但青年演员夏晨旭却“逆潮流发展”,原先主要从事喜剧表演的他如今却很少出演喜剧。对此,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了夏晨旭,和他探讨喜剧表演的若干问题。

  羊城晚报:你之前演过什么类型的喜剧?

  夏晨旭:之前上学的时候说过相声,演过小品,还排演过话剧。后来当了演员,相声小品接触得就很少了,主要是演喜剧题材的话剧和电影。

  羊城晚报:现在为什么不演喜剧了?

  夏晨旭:倒也不是绝对不演,只不过演得少了一些。喜剧是表现派的,表演方式比较夸张,尤其是小品,要在很短的时间迅速达到喜剧效果,就不得不通过一些夸张的动作、表情、台词等来吸引观众的目光。我不是很喜欢特别夸张的表演方式,小品话剧这类现场表演,对于演员要求很高,要瞬间迸发巨大的情感和能量。演员为了让观众笑而刻意进行浮夸的表演,让我看起来有些尴尬。包括我自己以前的作品,现在回头看也很尬。如果是喜剧电影还好一些,像《疯狂的石头》我就很喜欢,但那对剧作要求又很高,有时候好剧本比好演员还难碰到,喜剧太难了!

  羊城晚报:如果有机会接受喜剧大师的指点,你觉得对于表演的哪些方面能有提高?

  夏晨旭:首先肯定是技巧,那是观众最容易感知到的。包括包袱、节奏、肢体动作、表情等,什么样的看起来就好笑,该让观众在什么时候笑,是要经过大量的训练和学习的,大师往往经验丰富,可以直接告诉你哪些技巧能够取得何种效果,让你迅速掌握“秘诀”。其次是情感认知,普通的演员在演喜剧时往往只注重技巧,只关注搞笑效果的呈现,但是真正的大师,就不单单是表现派了,他们会代入人物情感,理解所扮演的角色每个行为的动机和意义,真正融入角色,使表演呈现出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另外就不只是表演了,喜剧大师往往在创作方面也有很强的能力,自己创作的作品,可以更好地去表达心中所想,理解每一个人物,从而也能呈现更完美的表演。

  羊城晚报:《金牌喜剧班》的节目口号是“真正的喜剧精神需要传承”,你觉得喜剧精神到底是什么?

  夏晨旭:喜剧是人类智慧和理性的产物,不止引人发笑这么简单。传统喜剧主要包括讽刺喜剧和幽默喜剧两大类型,前者呈现的是讽刺批判精神,鞭挞丑恶现象、讽刺不良风气,而后者则表达一种乐观自信精神,即使地位不高、问题不断,却依然乐观向上。除了这两种精神,我认为喜剧精神还包括超脱自由精神。只有理性认清现实,才能对其进行精准而又深刻的讽刺;而超脱现实问题呈现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更是一种自由的表现,也是喜剧想要追求的最高境界。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