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博BOB」铁岭“石油公主”张踩铃,如何靠唠嗑成百万网红?

天博|体育客户端 · 02-28 09:02:11

  天博(平台)客户端北京2月28日电(记者 任思雨)在“宇宙的尽头”铁岭,火了两位喜剧届的小公主,一个是风电小公主李雪琴,一个是石油小公主张踩铃。

  《奇葩说7》的舞台上,挺着大肚子参加节目的张踩铃显得有点特别,除了担任辩手,她同时还有另外几个身份——“铁岭石油公主”、“东北王储”、拥有四百多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

  “不打针不吃药,坐这儿就是跟你唠。”这位“石油公主”,如何凭借唠嗑横空出道?

张踩铃。受访者供图。

  住在伦敦的铁岭段子手

  故事还得从去年开始讲起。

  2020年3月,受疫情影响,在伦敦读博士的张踩铃只能居家待着,这时丈夫Jamie出现了咳嗽发烧的症状,但没人给做核酸检测,医生也只告诉他们肺部有些感染,让他们先回家。

  不敢出门,看病未果,长夜漫漫难熬,前方生死未卜,她决定用短视频记录下自己的生活。

  跟其他博主有丰富的转场不同,踩铃的视频风格就一个:纯唠嗑。观众一点开,只听她在桌前眉飞色舞,用东北话讲外国人抢卫生纸、伦敦生娃历险记、东北老妈和英国护士如何为喝热水冰水大战几个回合……

来源:视频截图。

  生长在重视幽默的东北黑土地,又深受赵本山小品和东北二人转的影响,踩铃把身边的各种故事都讲成了段子,诙谐的押韵随手拈来——

  形容外国老公吃不惯四川抄手:“挺白的汤,挺大个脸,挺单薄的爱情在抄手中搁浅。”

  形容老公有个海市蜃楼般的头型:“他的头发就像少女的情思似的,看起来吧好像是有,但是特别缥缈,特别虚浮,特别难以捕捉。”

  讲姥姥怕孩子着凉:“门风地风穿堂风,风风索命;冷风热风空调风,风风坐病。用他们的眼睛看世界,看到的不是商机不是人性,不是难解的宿命,是对流是对流,是无尽的对流。”

  踩铃讲故事还有个特点,爱跑题,一个故事往往能延伸出若干个支流,就像网友所说,“每一个标题都不是主线,而主线却在另一个标题里”。

  但这样一个接一个未完待续的视频,就像小品一样让观众沉迷其中、欲罢不能。不到一年的时间,张踩铃就凭借唠嗑收获了四百多万粉丝。

  中西文化碰撞

  “虽然我没有一个准确定位,但其实我的定位基本上就是我的生活,只要我的生活在继续,视频就会继续聊我身边的事。”

  同很多海外博主类似,踩铃的早期视频讲了许多疫情之下的日常,但让她人气暴涨的一次,还要数吐槽加拿大婆婆的视频,“我后来才发现,大家对疫情的兴趣远没有对我和大胖媳妇和他家这些事有兴趣,他们最喜欢的人就是我老公和我婆婆”。

来源:视频截图。

  在踩铃的唠嗑小宇宙里,她和丈夫Jamie的相识也充满了戏剧化。

  当年在厦门大学读书,踩铃正在一个教室里奋笔疾书,遇到了参加英语角活动的加拿大留学生Jamie,踩铃回忆说,其实前一晚自己还做了个梦,梦里认识了一个法国人然后嫁给了他,结果第二天真碰到了外国人,还莫名其妙找自己吃饭。

  “后来我俩才解释明白,他以为我留在那是为了吸引他,其实我就是在写作业。”有缘分的是,Jamie还真有一部分法国血统。

  后来,张踩铃和Jamie双双赴英国读书,而这段跨国情缘和中西文化的碰撞,也成了她短视频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

  光是他们在铁岭举办的婚礼,就诞生了许多名场面:

  中国人的婚礼向来讲究热闹和排场,婚礼当天踩铃的家人租了10辆豪车,但宾客大都开车到了现场,于是这10辆车就被用来接送10位来自外国的友人。

  一辆豪车只接一个人,头一次来铁岭的外国友人被这个阵仗整懵了,再放眼车外,那天还有好多对结婚的新人,整个铁岭城锣鼓喧天,他们以为是全城都在为踩铃结婚喝彩,纷纷猜想:这是某石油大亨的女儿。

  对这类误会,踩铃也懒得解释,一次又一次,彻底坐实了“铁岭石油公主”的称号。

张踩铃。受访者供图。

  不论求学还是短视频创作,Jamie都是踩铃背后的支持者。踩铃第一次在视频里吐槽婆婆,妈妈生气地打来了电话,怎么能面朝全世界说自己婆婆,简直太不孝了。但其实,她在录视频前特意问过Jamie,他觉得没什么不可以,而且认为自己夹在中间的角色很有趣,后来踩铃因为这个视频大涨三十万粉丝,他还特别高兴。

  短视频里,她给丈夫起了个“大胖媳妇”的爱称,弄明白了这个词在东北文化里的含义,Jamie觉得这也挺符合自己的人设: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被包养,他觉得如果要是他老婆特别有能耐,然后他被宠,当成宠妃,他觉得这个事特别好。”

  如果有机会,我都想尝试

  踩铃曾在视频里说:“人成长的过程就是别人不停往你身上贴贴标签,你不停不停往下薅的这个过程,直到薅到你留下的都是你自己满意的。”

  按照过去的规划,她会在伦敦申请博士后,然后依循家人的期望成为一位高校教师,工作体面、生活稳稳当当。

  她以为自己会很喜欢这种生活,但后来发现无法享受长期做研究、改论文、钻研一件事的乐趣:“学术界很好,但我发现我不太适应,我要真是像《奇葩说》上的刘擎老师那样,我就会坚持那一条路。”

  刚收到博士录取通知书,踩铃就带着编剧的梦想跑回了北京,最后因为工资太低而作罢,“我心里一直向往着这种,让我表达自己就可以了”。

  短视频让她找到了表达自我的窗口,由此带来的快乐也驱动她做出更多突破性的尝试,比如从伦敦飞回来参加《奇葩说》。

  “把短视频当主业其实不是我来决定的,因为我觉得和观众慢慢一起变老这个事听起来很浪漫,但做起来很难,大家总会对你有审美疲劳。”

  在《奇葩说》,马东问她为什么怀着孕还要坚持来参加节目,张踩铃大胆承认,就是为了自己,希望能获得和人观点碰撞的机会,“我不想活成那种怨妇,我就让他浸泡在逻辑、智慧、辩论的羊水里”。

张踩铃。受访者供图。

  刚走入赛场,她直言有点不大习惯,全场的人都在努力表现自己,能多说半分钟就多说半分钟,但导演要求踩铃准备4分钟,她就正好准备4分钟,多一秒都没准备。

  比起拍视频,打辩论的节奏更快、强度更高、输出更密,要面对奇袭和自由辩,有时抽到的观点也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踩铃坦言,这对她来说挑战巨大,但同时也挺享受。

  走上辩论的大舞台,也意味着要承受更多的舆论反馈。在“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一期,踩铃的一些观点在弹幕区和评论区引起争议,大家安慰她看开点,黑红也是一种红,但她发现,劝她的选手们也做不到完全不在意评论。

  “我现在想,我也没必要非要去适应。只要表达观点,可能都不太能避免这种事的发生。所以我要是完全适应网友的情绪,可能在观点输出上会减弱很多。”

  这季《奇葩说》的第一道辩题,是“是否愿意一键重启2020”?在成为短视频创作者的2020年,踩铃的生活发生了许多变化,春节时她看《你好,李焕英》哭了,独自回国后,除了为比赛做准备,她时常都处在想念孩子的状态。

  受疫情影响,丈夫Jamie前段时间面临失业,尽管视频里踩铃还讲着“in呀in control”,但那段时间她的生活非常不“in control(在掌控之中)”,有粉丝专门从短视频平台跑到微博留言,给她私信相似的经历和解决办法。

  对于未来,踩铃和大胖媳妇都不想想得太远。“我和我老公都不愿意把过多的时间放在回想过去哪件事做得对还是不对,或者把未来的每一步都规划地很精准,我们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如果真走错了那就错了,还有时间修改。”

  “虽然现在我发现辩论也没有那么适合我,但是各种各样的表达自己的方式都可以去尝试一下,起码能给观众带来一些新鲜感。”

  踩铃不想休息太久,等生完宝宝身体没问题,她还是会继续寻找机会:“将来如果有新的综艺、表达方式能让我尝试,我都会去尝试。如果有机会去参加脱口秀,我也会去参加,我希望除了短视频以外,我一直能用其他的方式输出。”(完)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